home page about us services partners eco management contacts

快乐理念:
万农有机创办人何赞能先生于70年代因痛心土地日渐以加速度遭破坏,并看到未来将面对的气候变化与粮食危机,而从草与菜都不认识的情况下踏入农地。于1996年在云顶山脚下开辟第一个有机农场,带着坚信不移的信念发展至今四个农场,希望带动朋友们一起为环保与有机事业尽力。

源起与展望:
创办人,何赞能先生的点点滴滴
  • 于七十年代,个人因察觉石油农耕对世界与大环境带来的严重破坏(环境污染与破坏、气候暖化、粮食危机与土地沙漠化等)而走进农场。
  • 八十年代首次尝试无农药耕种,被市场淘汰。
  • 九十年代正式全面进行有机生态管理。坚持至今,耕作形式以强调生态平衡为主。

万农的愿景:
让人们能够吃到真正的食物。


  • 位于云顶山脚(Genting Sempah)的万农有机农场,莫约12英亩大,藏身在下山路旁的一个小入口。走下一段陡坡小径后,就是一片经过20余年经营,孕育了超过20种蔬果的土地。
  • 《万农》向森林学习,尽量让在农场的动植物保持大自然自然丰富的原貌。当那绿色的小生命在泥土里冒出头来的时候,所有的努力与付出都是值得的。
  • 在《万农》里的牛油果在不用农药的情况下也长得油亮亮;相比国外农场,则被视为无药不长的植物之一。能够种出完全不含农药,但健康程度极佳的牛油果,或许是因为这里的环境真正做到自然平衡发展的原因吧。
  • 除了大量的蔬果,农场也到处长了许多五颜六色的花卉,出其不意的招蜂引蝶,提醒着我们蜂蝶的绝灭意味着树林的消失。






负责人-黄田环与何婉菁夫妇:
  • 原是刚刚被开发的红泥地,共6英亩,临近金马伦高原,位于吉兰丹。我们相信这一是一块福地,正如若是谁选择了当上他们的孩子,他们将极尽的感恩、珍惜,并用心地耕耘,栽培之。
  • 从过去协助父亲的农场至现在的,我们都一致坚持不杀虫。希望的是创造一个真正“和平”的农场,让大地万物和谐地一同运作。
  • 《和平》主要引入天然的山水灌溉。经过一番的堆肥功夫与努力,这赋予了更多生命的成长机会。
  • 在这里,厨余、豆渣、米渣、可可膜、菜园里的草等,统统都是菜园里的“功臣”。收集这些堆肥原料不但能够为菜园的耕种物提供天然养分,更能达到环保效应。
  • 拥有一位有远见并注重社会责任的的父亲,让我从小就有机会与土地大量接触。正面的价值观更是对我们几兄弟姐妹影响深远。幼时的我,都在菜园里生活,在菜园里看着天空唱歌,享受大自然赐我们的一切。
  • 而我丈夫田环原是某家学院的物理讲师,他对环保的关注,加上我从小被父亲教导的价值观『人与大地万物都健康的幸福滋味源于有机』,成了我两全身投入于这维护生态有机事业的推动力。
  • 我们的孩子,全是在这片农场上成长。他们偶尔“帮忙”工作,饿了就随手摘下颗草莓放进口里吃。我们相信,孩子们将会渐渐明白这些食物是经过了怎么样的耕种而来的并学会感恩珍惜这一切。他们更相信,这样的成长过程让孩子们亲身体验大自然的奥妙,继成为一个爱护土地与环境、明白自身社会责任的人。但愿,更多更多的孩子,能够在无污染的土地下成长,享受与泥土接触的幸福。
  • 我们,一同灌溉大自然,共同为孩子打造健康自然的成长天地。


  • 占地130英亩的蔗园,源起于家中孩子小时候一直想吃糖,但由于糖果中所含有的有害物质颇多,因此身为父亲的何赞能先生心中许下了个承诺,有机会一定要制作健康的糖。这一个对有机糖制作的承诺,成就了今天,由何家两兄弟与父母亲手足胼胝打理,从种植至制作,都亲身参与其中的万农生态竹蔗园。
  • 机械化往往与商业利润挂钩,而坚持从培育至炼制皆使用人工与不伤害环境的方式,为的就是让蔗园彻底贯彻了爱护地球、回归最自然的信念,给人们带来无价的健康同时,也珍惜大地最原始的资源。
  • 蔗糖(黄糖)使用甘蔗为纯原料,拥有多种好处。而现代人所食用的白糖,则是去除了蔗糖原有的矿物质,含各种化学添加漂白剂的化学糖。由于人体无法真正消耗这些人造白糖,因此在过量食用后,成为导致各种文明病如高血压、糖尿病、痴肥等案例不断增加的原因之一。
  • 万农有机蔗糖产品,皆由农场自耕自制传统形式经营。竹蔗一年仅收成一次,从收割、碾压榨汁、熬煮搅拌、去除杂质,都沿用古法人工炼制,并以树皮、椰壳、蔗渣等废料为燃料更因为秉持环保信念,其中重要的资源还是以人工为主。